亞坤夜讀丨進城的鋤頭(有聲)

  我所居住的小區在長沙河西的城郊,背后靠山處還有一些閑置尚未開發的土地,被周圍新來的移民們整成一塊塊菜畦,一格一格,種著各類菜蔬。父親也占了一塊小小的地盤,鋤頭有了用場。我要父親在城里購買一把新鋤,父親斷然拒絕,說新鋤頭用起來不習慣,父親居然跑回老家,將鋤頭卸裝到尼龍袋里,從鄉下帶到我居住的小區。自此,鋤頭又和父親形影不離了。

  但凡有空閑時間,父親都會扛著他心愛的鋤頭去他在城市邊緣的菜畦,一鋤一鋤將地翻了兩遍,泥塊都被他敲得細細碎碎的,好像手捏過一般。不大的菜畦里,踩下去成窩的腳印總有那么兩三枚。不用問父親,我也知道這個是我們鄉下的習俗,父親將這種習俗帶進了這座城市。人在土地上行走,是要留幾行腳印的。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每一個魂靈都要將他的腳印一一收走。所以,挖土的時候踩下的腳印,回轉身子,要覆蓋起來,但總得留那么幾個,證明鋤地人還在大地上行走。

  有了菜畦和鋤頭,父親在異鄉的土地上還原了他久疏的身份,在汗水下地的勞作里,他在城市高層樓房中酣睡也如在鄉下的老房子里了。離土地最近,離農事最近,離根最近,父親的生活頓時像四季的菜蔬一樣生機勃勃,沒有空檔的荒蕪,沒有閑置的空虛,一臉的神采奕奕或浮現在晨光里,或掩映在暮靄里。

  有了菜地,父親也不必再沉溺于毫無生氣的電視,也不再無聊地在小區到處行走如浮萍。

  伴鋤歲月長,父親已經變得和鋤頭一樣通達,南畝耕,東山臥,世態人情經歷多,閑將往事思量過。他喜歡和鋤頭在菜畦地里對話,用最為純正的鄉音。鄉音縈繞的各類蔬菜新鮮可口,讓我的味蕾一次次回到鄉下。

  父親的頭發花白,歲月的風霜終究不會繞行。而被父親小心呵護、精心優待的鋤頭自從進城后,從來沒有碰撞過地里的石子,刃口雪白,一片皎潔的月光一般,散發著年輕的光芒。鋤頭不老,而父親總歸會老去。

  多年以后,父親離開長沙這座城市,什么也帶不走,能帶走的也許就是這把他用了很多年的鋤頭。奧修說:悲傷自有他自身的美,你要慶祝。誰真能以平復的心情慶祝?

【作者:袁道一】 【編輯:羅亞坤】
關鍵詞:夜讀
>>我要舉報
晚報網友
登錄后發表評論

長沙晚報數字報

熱點新聞

回頂部 到底部
辽宁11选5开奖号码历史查询 陕西麻将 广西快3 手机上赚钱的方法介绍 广西快3 什么应用能扫码赚钱 20120517竞彩足球直播 迅雷 赚钱宝 客户端 答题赚钱精力点 25选7 手机阅读转发赚钱 2014年世界杯即时指数 九龙彩票游戏 北京28赚钱容易吗 单机捕鱼达人2下载 网球比分板 玩哪一种吃鸡游戏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