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坤夜讀丨返校(有聲)

 (節選) 

  ......

  和爸爸靜靜地走在這條我走了十八年的小路上,我想起了小升初的那次送行。那是我第一次離開父母,在學校里住宿,心里非常難過與不舍,眼淚一個勁地往下掉,手緊緊拽著爸爸的衣服,不肯松開。那時的爸爸頭發不用刻意去染黑,媽媽臉上也沒有很多曬斑,他們都還是當年照片里的模樣,沒有白發,也沒有蒼老的面容。那時與這時只相隔六年,但時光的痕跡都被留下了。

  天漸漸亮了,偶然有打著車燈的車輛經過,幫我們照亮前面的路。我和爸爸走到小鎮的一個路口等車。旁邊還有一個挑著兩籮筐菜準備去縣里賣菜的爺爺,爸爸認識他,和他閑談了幾句。

  沒過一會兒,車來了,那個爺爺把自己的籮筐放在后備廂旁邊比劃了一下,發現放不進去。他叫我和爸爸先走,他坐后面那輛車。

  已經清晨六點了,天還是陰暗暗的,冷風通過窗口灌進車內,我感到有點冷,往爸爸那里挪了一下,頭靠在他肩上。他偏頭看了我一眼,笑著說:“小屁孩。”窗外的樹一棵棵飛速而過,我靜靜看著一個又一個消失的景物,默念著:慢點吧 但還是到了下個別離的路口。車停在南站路上,爸爸去買早餐。不遠處,爸爸就站在一個早餐店前,冷風吹動他額前的碎發,他收緊衣服,把外套的拉鏈拉上。穿了幾年的外套今天顯得有些寬大,把他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幾分鐘后,爸爸旁邊來了一個高大的男子,他站在那位男子的身旁顯得無比瘦小。這時我才發現,不是外套變大了,而是爸爸瘦了。

  路邊的售票員在大聲吆喝:“去市里的人快點上車了。”我站在路邊一動不動。爸爸在早餐店前聽到吆喝聲,馬上拿好早餐朝我跑過來。他一邊拿過我手里的行李箱一邊把早餐遞給我,然后帶我上車。

  他說:“聽到叫上車了,為什么不過去?”

  我說:“我想等你。”

  爸爸叫我快點上車,去找一個位置坐。我坐在車內緊緊握著爸爸給我買的早餐——我昨天跟他說我想吃小籠包。車子還沒有開動,爸爸站在車外,沒有離開。我望向他,他朝我笑笑,對我說了句話,我聽不到聲音,但看懂了嘴型,他在說“注意安全”。

  六點半時,車準時開動了。我與爸爸的距離越來越遠,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野中。十八歲的我沒有像小升初那次放聲大哭,而是選擇把眼淚逼回了眼眶里。因為父母不再年輕,我的眼淚只會使他們擔憂,讓他們老得更快。

  越長大,越不愿讓父母看見自己的眼淚。

【作者:陸曉峰】 【編輯:羅亞坤】
關鍵詞:夜讀
>>我要舉報
晚報網友
登錄后發表評論

長沙晚報數字報

熱點新聞

回頂部 到底部
辽宁11选5开奖号码历史查询 山东时时彩 在沈阳开什么奶站赚钱 美国棒球比分 传销手游赚钱的吗 黑龙江6+1 人生短暂赚钱只是游戏 五大联赛足球直播 最大的企业最赚钱的是什么 竞彩比分预测软件 体育比分直播 单机捕鱼海底捞 大静态大赚钱平台 江苏打什么麻将 乐购彩票网址 快递寄放处怎么赚钱 uc彩票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