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健新作《清水塘畔》獻禮“七一”,描繪毛澤東與楊開慧的偉大愛情(視頻)

  長沙晚報掌上長沙6月30日訊(全媒體記者 肖和平)“七一”前夕,提質改造后重新布展的清水塘紀念館迎來了著名湘藉旅美畫家李自健為紀念館量身定作的巨幅油畫《清水塘畔》。前往觀展的市民絡繹不絕,好評如潮。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為此獨家專訪了李自健,聽他講述油畫背后的故事。

巨幅油畫《清水塘畔》

        點擊這里讓油畫動起來>>>

  2019年春天,李自健接到長沙市黨史館的邀約,請他為提質改造的清水塘紀念館創作一幅青年毛澤東與楊開慧的油畫肖像。李自健把這當作一份信任、一份重托。盡管李自健美術館各種展覽和文化活動接二連三,但他仍然打算放下手頭工作,全力以赴完成這一任務。

△掌上長沙創意出品的動畫油畫《清水塘畔》

  但是,以怎樣的主題、怎樣的形式來更好地表達?他一時沒有頭緒。因為出國多年,又一直沉浸于油畫藝術,李自健自感對中共黨史,尤其是油畫需要描繪的1923至1925年間這段歷史知之甚少。他決定在“謀篇布局”前補回這一課。

李自健正在創作《清水塘畔》。朱國舉 攝

  晨曦池塘邊的醞釀

  李自健從網上查閱了大量的歷史資料,又跟黨史專家長談,了解到清水塘22號既是第一個中共湘區委員會的舊址,也是青年毛澤東與楊開慧共同生活的第一個家,是他們婚后居住時間最長的寓所。在這里,他們生育了毛岸英和毛岸青兄弟,度過了最溫馨的一段家庭時光。當時,毛澤東的公開身份是湖南第一師范附小教職員,暗地里卻是中共湘區委員會的組織者、領導者。楊開慧作為中國共產黨最早的女黨員之一,幫助毛澤東整理、謄寫材料,多方聯絡工作,為黨組織的秘密會議站崗放哨,為通宵工作的毛澤東準備夜宵、冬天的烘籠和夏夜降溫的冰涼井水,兩人相濡以沫,溫寒與共。經過黨史專家推薦,畫家又翻閱了毛澤東詩詞和楊開慧留在故居墻壁里的遺稿,最后他從毛澤東的《賀新郎?別友》中找到靈感:“揮手從茲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訴。眼角眉梢都似恨,熱淚欲零還住……”革命者,以天下為己任,但同時是血肉之軀,是妻子的丈夫、兒子的父親,正如詞中所述,離別之際亦有繾綣纏綿,亦有不忍不舍。

  李自健決定從人性與愛的角度來敘說一個世紀前清水塘畔發生的故事。

  角度找好了,還需要有情緒的醞釀。李自健在初春一個天蒙蒙亮的早晨,獨自來到清水塘。事前已和紀念館的同志溝通,只要開門讓他進去走走轉轉,不需要陪同,不需要講解。晨曦中,他穿過郁郁蔥蔥的樹林,繞著“清水塘22號”小瓦屋看了又看。這畢竟是一代偉人和摯愛的妻兒住過,并且像普通人家一樣柴米油鹽生活了3年的家啊,雖然這個家當時還擔負著掩護中共湘區委員會的秘密重任。但在這3年寶貴的時光里,他們在這里低調出入,在這里有歡笑也有愁苦,在這里相親相愛,成為彼此的力量支持,是真正的志同道合!

  李自健忽然有了一份溫暖的感動。那時,毛澤東也就30歲左右,而開慧才二十一、二歲,他們卻自覺把民族的苦難扛在肩上,立志改變一個國家的命運,這是一份雄心壯志,志在高遠!

  畫家靜默片刻,又去了池塘邊。清水塘的塘水一如既往的清澈見底,畫家在池塘邊緩緩坐下來,心里浮現出一個世紀前的情景:該是這樣吧,毛澤東忙完又一個通宵,東邊曙光初露,孩子們正在甜睡。兩人睡意全無,牽手悄悄出門,在樹林里散步。然后又來到池邊小坐,兩個親密愛人有太多的話要說,理想、信仰、未來……不可避免地談到了要遠行的事,氣氛頓時凝重起來。丈夫胸懷天下蒼生,而妻子作為一位年輕的母親,稚兒嗷嗷待哺,更多一份家的牽掛……畫家一個激靈站起來,好,就畫這個!就畫他們離別前的愛與哀愁。

李自健正在創作《清水塘畔》。劉享 攝

  畫面透著堅定、依戀和柔情

  李自健突然覺得,這雖是一篇“命題作文”,卻也是一個難得的好題材。到目前為止,畫展上還很難見到一幅真正能表現一代偉人毛澤東與楊開慧偉大愛情的作品。他著手搜集當年的照片資料和服飾資料,只可惜能參考的照片非常有限,尤其是楊開慧,僅存一張與兒子們的合照。而且因為當年攝影技術有限,人物面部很模糊。李自健決定采用全新的視覺技術來彌補,這對于一個畫家來說,反而有更寶貴的發揮空間。

  有了成熟的主題構思,畫家從草圖到色彩度,從畫布素描到作品手稿,一鼓作氣,忘我投入。因為創作超大幅的畫面(240x210 cm)需要在活動樓梯上爬上爬下,畫家一不小心把左腿摔傷了,他一邊請醫生上門按摩治療,一邊一瘸一拐地創作,油畫創作過程中要不斷觀察調整修改作品的透視效果,他在畫室里來回頻繁走動,又痛又累的時候就在沙發里窩一會緩解,日以繼夜,餐宿都在畫室里。

  如今油畫已完成,并布展于清水塘紀念館,畫家說,我希望除了宏大敘事外,大家能看到更多畫面細節語言。比如畫面中,睡蓮欲開未開,池塘邊叢生的鋒利蒲草,身后小瓦屋溢出的溫暖柔光,比如人物細節上,毛澤東的左手和楊開慧的雙手纏繞相握,那里有一份眷戀與依依不舍,而右手則緊握放在膝蓋上,那是他自覺擔當的責任和他為之奮斗的主義與信仰。毛澤東目光深邃,直目遠方,是一個革命者不懼征途艱難、吉兇未卜的堅定與執著。楊開慧側身傾向丈夫的姿勢,以及憂傷迷離的眼神,則是一位深情妻子、年輕母親的無限柔情。盡管她亦是一個堅定的革命者,跟隨毛澤東出生入死,但此刻,分別在即,她更多的是“熱淚欲零還住”。他們這一別,就“從此天涯孤旅”,毛澤東義無反顧踏上“關山萬重”的革命之路,和他的戰友們浴血奮戰,歷經20多年,建立了一個嶄新的人民共和國;而分別后楊開慧被捕入獄,受盡嚴刑拷打,威逼利誘,仍堅貞不屈,最后慘遭殺害,沒有見到她為之奮斗的“新天地”,這不由得讓人心疼哀傷。

  李自健說:“能為黨和國家的締造者和他的親密戰友、愛人塑像,是我至高的榮幸。我雖不是黨員,但中國共產黨把一個貧窮落后的國家帶往光明繁盛,使備受欺凌的民族在世界挺立,我對黨充滿崇高的敬意。‘七一’來臨,這幅油畫就是我獻給黨的生日禮物,祝愿她更加英明偉大。”

【作者:肖和平】 【編輯:黃能】
關鍵詞:七一 清水塘 毛澤東 楊開慧
>>我要舉報
晚報網友
登錄后發表評論

長沙晚報數字報

熱點新聞

回頂部 到底部
辽宁11选5开奖号码历史查询